只求当年七分才力,将你描摹无虞

难现锦绣字句,折煞玲珑词笔

不甘愿默认是我江郎才尽

陈言勿去又何用闲人提醒

越记得清晰,越难求神似


搔首至发落,方有一句得

检点旧书册,已入古人歌

夜半深雪对坐,满面尘世烟火

问你能读懂几回合


不捧出肺腑怎知心头血犹热

既相逢不妨挑灯呵手照山河

有些话道破一半忽又沉默

听寒寺钟声请野佛

从不在意消磨却恐惧被埋没

谁拨开春草寻底下两道车辙

曲早离了口那琴弦还颤着

愿我们侥幸被记得

谁能记得


爱和占有间界限有多细瘦

是否小过眉峰里藏墨暗钩

霜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


昔在眼前时,万言尚未够

而今分两地,一字也觉偷

何来满腹闲愁,难觅一眼风流

理什么浮名身后留


若长相守不过你拈花我把酒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你不先去怎知我相随在后

红尘白雪世上一走

从不在意消磨却恐惧被埋没

谁拨开春草寻底下两道车辙

曲早离了口那琴弦还颤着

愿我们侥幸被记得

谁能记得


评论
热度(3)
——“本喵的萝莉很少”